?
您好 ,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! 
?資訊 文化 科技 體育 娛樂 旅游 原創 財經 美食 分類 人才招聘 汽車 財經 建材家居 房產 返回首頁

河北武安:兩代人接力為百余抗日英烈守墓 81載踐一諾

來源:河北新聞網編輯:保存2021-09-30 18:50:32
分享:

  河北省武安市陽邑鎮柏林寨上村郭王所承父志為百余抗日英烈守墓:兩代人接力 81載踐一諾

  河北省武安市陽邑鎮柏林寨上村石溝坡東岸,一方凸起的小山坡掩映在漫山的青草和山花間。如果不是有人專門指出,鮮有誰知道,這里曾長眠著一百多位抗日英烈。

  1940年10月,時任村武委會主任的郭成忠將在孤的山戰役中犧牲的烈士掩埋。此后,守護烈士忠骨,成了郭成忠和兒子郭王所一輩子做的事,而且一做就是81年。

  青山隱隱,綠水悠悠。在我國第八個烈士紀念日到來之際,記者趕到柏林寨上村,在孤的山戰役烈士陵園見到了郭王所老人,他說:“我就是想給后人留一個紀念烈士的地方,知道他們當年是為了我們犧牲的……”


 

  9月27日,郭王所在孤的山戰役烈士陵園擦拭公墓。自陵園2010年建成后,到這里打掃衛生成了郭王所每天都要做的事情。 河北日報記者尹翠莉攝

  地下黨員默默守護抗日英烈忠骨

  9月27日,武安剛下過一場秋雨。從家到孤的山戰役烈士陵園那段小路有些泥濘,郭王所仍像平時一樣,一大早就拿起鋤頭來到陵園,掃地,除草,在公墓前坐一會兒,然后再開始一天的生活。

  “父親守了多半輩子烈士墓,不能在我這兒斷掉。”77歲的郭王所站在烈士公墓前,平靜地望向不遠處的山坡,仿佛看到了父親當年的身影。

  “我父親1938年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,1939年1月參軍,后參加了百團大戰。他受黨組織派遣,長期隱伏在柏林村,主要從事擴大組織、護送首長、籌集軍糧、傳遞情報等工作,我家當年就是地下黨組織的一個聯絡站點。”郭王所說,父親多年從事地下工作,平時很少提及他個人的戰斗經歷,直到去世前幾年才告訴他那段驚心動魄的歷史。

  1940年10月,日寇偷襲梁溝兵工廠,八路軍129師所屬的太行第四軍分區34團、32團等五支部隊奉命在陽邑鎮孤的山執行阻擊任務。戰斗打得極其慘烈,我方傷亡很大。

  “當時,我父親是村武委會主任,負責傷員救治和轉移工作,他組織民兵冒死從戰場上將傷員轉移到柏林村。”郭王所聽父親說,由于醫療技術和衛生條件太差,很多受重傷的戰士陸續犧牲了,在石坡溝荒地里掩埋時,遺體擺滿了整個坡溝。

  戰爭還在繼續,郭成忠按照上級指示繼續潛伏在柏林村一帶。新中國成立后,郭成忠保守著秘密留在村里種田,擔任過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等職務。

  多年后,和郭成忠一起參加革命的戰友專程來找過他,有的勸他外出任職,有的讓他找組織辦理優撫手續,都被他拒絕了:“當年那么多戰友都犧牲了,我能活著就已經幸運了,在村里不也是干革命嗎?不能給組織添麻煩!”

  大家都說他執拗,卻不知道,這么多年,郭成忠老人不離開村,還因為他想守護埋葬在石坡溝東岸的戰友。

  “小時候我也跟著父親到山坡上除草掩土,但不清楚那片地方有啥特殊的。”郭王所回憶,直到1980年,父親患病,身體大不如前。有一天,父親才把他帶到那片山坡上,將當年戰斗和多年守護烈士遺骸的事告訴了他,并將守護任務交給了他。

  1992年,郭成忠肝癌病危,彌留之際,他心中牽掛的仍然是石坡溝掩埋的烈士。他把兒子郭王所和幾位老黨員叫到床前,用微弱的氣息囑托后事:“我快不行了,但有一樁心事到現在沒有了結,埋在石坡溝東岸上的烈士只是簡單埋葬,我死后,你要繼續守好烈士遺骸,想辦法好好安葬一下。”

  “交代完沒兩天,我父親就過世了,而這也成了他唯一的遺愿。”說到這里,郭王所原本平靜的語調低沉了下來。


 

  9月27日,郭王所在孤的山戰役烈士陵園打掃衛生。 河北日報記者尹翠莉攝

  子承父志踐行安葬烈士遺骸諾言

  郭王所把父親的囑托銘刻在心里,時不時就到石坡溝去看看,清理雜草、添土培墳。“這些曾經為保護老百姓犧牲的烈士沒有墓碑沒有姓名,也沒有像樣的棺材……”郭王所想到這些,心情沉重得難以言表。

  從1992年開始,郭王所便開始聯系有關部門,想辦法讓烈士重新安葬。由于年代久遠,了解那段歷史的人并不多,而且史料也不完備,郭王所的奔波之路異常艱辛。

  2009年7月,一個偶然的機會,在柏林烈士紀念堂負責人劉清林幫助下,郭王所反映的情況得到了時任武安市民政局局長李成文的幫助,建烈士陵園的事終于有了著落。

  “得到政府部門的核準,我一晚上沒睡,父親的臨終愿望終于要實現了。”十余載過去,回憶起那段日子,郭王所依然難掩激動。

  2009年10月下旬,郭王所受民政局委托,組織村民開展了挖掘遺骨工作。

  第一天,17具英骨被找到;第二天,又有十幾具英骨被發現……挖尋工作持續了29天,尋遍山坡,共找到133具抗日英烈遺骨。

  其間,武安遭遇了50年一遇的大雪。郭王所帶著村民們踏著過膝的大雪,頂著刺骨的寒風,義務從早干到晚,沒有一個人有怨言。

  “被尋找到的烈士遺體基本都是頭朝北、腳朝南依次埋葬,每具間隔一米左右,擺放得整整齊齊。”郭王所感慨,“當年在那樣惡劣的斗爭環境下,父親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掩埋犧牲的戰士,今天日子過好了,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安葬他們?”

  在挖掘烈士遺骨的現場,他們發現了許多當年戰士們穿的灰色服裝殘片、外套和襯衣紐扣、皮帶扣、子彈頭等,從挖掘出的耳環判斷,當時犧牲的烈士中可能還有女衛生員或女宣傳員。“這133名烈士,只有兩個人有名字,其他的是誰、哪里人,一無所知。”郭王所說,他們將這些珍貴的遺物小心翼翼地收集了起來,等待日后考證。

  挖掘完畢后,郭王所用133副棺材,墊上133塊紅布,將烈士挨個裝殮,擺放妥帖。

  勘地建墓緊鑼密鼓地進行著。郭王所清楚地記得,那年冬天一共下了13場雪。為了不讓棺材被雪水浸泡,每次雪化后,他就挨個去把棺材周圍的雪水弄干凈。直到2010年4月25日烈士安葬,郭王所在地里守護棺材整整139天。

  2010年5月,烈士公墓建成,兩代人的心愿終了。

  “我們逐步加大了對零散烈士設施的管理和保護力度,對零散烈士紀念設施進行普查,今年全面簽訂烈士紀念設施看護協議,郭王所就被指定為孤的山戰役烈士陵園的看護人。”武安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局長田海興說。

  “這些長眠的烈士犧牲的時候還很年輕,許多都沒有后人,我就當是為他們盡孝了。”郭王所說,這是對父親的承諾,也是對無名烈士的承諾。(河北日報記者尹翠莉)

相關文章

地址: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:0310-3181999
邯鄲之窗  www.sanetco.com  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

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-8